董家鸿院士:我在藏区清灭“虫癌”

来源:健康时报网 编辑:刘樟平 发布: 2021-01-08 09:17
董家鸿院士说,“目前,玉树州还剩100多名患者等待手术,预计今年年中需要手术的患者清零,完成清存量是有效防治包虫病的关键。”青海之外,西藏包虫病清零成为董家鸿院士的下一个目标。为国家卫生部门建言献策,对各地防治包虫病进行科学规划,董家鸿院士发挥着“智库”作用。

“作为一名医生,最能够为国家社会民族做贡献之处,就在于解决重大、疑难的疾病问题上。”

——中国工程院院士董家鸿.2020年12月25日

包虫病,是一种主要流行于我国藏区的人兽共患的寄生虫病,当地人称其为“虫癌”,它威胁着我国5000万人的生命。中国工程院院士董家鸿将彻底消灭肝包虫病作为毕生目标。

在3500米的高原上做手术、成立行动工作委员会、建立包虫病清灭计划……多年间,董家鸿院士与包虫病进行了无数次“交锋”。也实现了该病高发地区青海省的海西州、西宁市包虫病清零。

董家鸿院士在病房中查看包虫病患者情况。

同心·共铸中国心组委会供图董家鸿院士。同心·共铸中国心组委会供图

藏族患者:

“感谢董家鸿爷爷,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藏族女孩旦正措母亲因为肝包虫病不治去世,舅舅、舅妈和她都患上了肝包虫病。13岁时,在孤儿学校的她被确诊为肝包虫晚期,包虫已经侵犯了门静脉、胆管等器官,瘤体又在肝门,在青海当地无人可以救治。

“她的病很复杂,但后来我们在简陋的环境下把手术完成的很好。”2017年7月,恰在当地义诊的董家鸿院士给旦正措做了手术,手术时长7个小时,直径近9厘米的瘤体被精准地切除。

距离这场手术已过去5年之久,董家鸿院士欣慰地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说,这个女孩我印象比较深,现在是班里的尖子生了。

“寄生虫侵蚀身体器脏,腹部胀痛,潜伏期长、早期不易发现,患病部位形似恶性肿瘤,如不及时治疗10年病死率达90%以上……这就是可怕的包虫病”。 董家鸿院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包虫病主要流行于新疆、西藏、青海、甘肃、内蒙等畜牧业发达的地区。

《全国包虫病等重点寄生虫病防治规划(2016-2020年)》数据显示,包虫病主要流行于我国西部农牧区的350个县,受威胁人口约5000万,高原地区人群包虫病平均患病率为1.20%,局部高达12%以上。其中,泡型包虫病如未经及时治疗,10年病死率达90%以上,被称为“虫癌”。

这些地区往往医疗条件有限,无法得到及时治疗和手术,甚至出现包虫病灭全族的情况。2014年以来,董家鸿院士每年到青海几十次,给当地患者进行义诊与手术,那里成了他的“第二个故乡”,而他也称为藏族同胞心中的“保护神”。

董家鸿院士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每年都要去青海,都会给包虫病患者免费做手术,这么多年下来,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做了多少例了。”但在许多被救的藏族小孩心中,“董家鸿爷爷,给了第二次生命”,这名医生,一辈子都忘不了。

如今,旦正措还参加安多藏区作文比赛并获得一等奖。在获奖的作文中,她用藏语写道:“感谢董家鸿爷爷,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挑战难题,

开别人开不了的刀,治别人治不了的病

“开别人开不了的刀,治别人治不了的病”,从恩师黄志强院士那里承继的行医信条,董家鸿多年来一直在践行。

包虫病患者病情复杂,手术难度极高。董家鸿院士将其比喻为,“把一棵长在腹部根系发达的‘大树’连根拔起,需要彻底清除病灶。”而这在医疗条件受限的青海基层,相关手术基本无法开展。

董家鸿院士说,“例如在青海,做超大范围的手术切除,需要做血管切除重建、胆道重建的、体外肝切除、肝移植的病例,这些当地条件有限,做不了手术,往往会转到北京来。”

青海玉树州的16岁的保毛和13岁的弟弟多杰就是这样的情况,2020年12月4日,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董家鸿院士给他们两个进行了手术。保毛和多杰一家人来自青海玉树州,以放牦牛为生,住在海波3000多米高原帐篷里,一个月1800元是他们全家人的收入。

他们家4个小孩,3个都得了包虫病,多杰和保毛病情较重,“一个是侵犯了右肝,右肝静脉,左肝静脉的一部分也被虫子包饶了。另外一个是侵犯了左肝的70%以上。”当地无法进行手术。

“如果没有这次公益手术机会,就是在当地当乞丐,借钱,再苦再累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两个娃娃治好。”保毛的父亲告诉记者,两个孩子能顺利手术被救得益于董院士在青海进行的包虫病清零计划。

治疗肝包虫病是肝脏外科领域世界性的医学难题,尤其是终末期肝包虫病曾是不治之症。2009年,董家鸿院士首次将体外肝切除术应用于终末期肝包虫病,体外肝切除术至今能根治终末期肝包虫的最佳方法。但董家鸿院士对于包虫病的研究与突破仍在路上。

“肝包虫病在我的专业领域里面很有挑战性,这个疾病是世界性的难题。包虫病突破后,肝胆外科就没有禁区了,包括移植都没有禁区。”董家鸿院士说。

消癥灭瘕,

青海全省包虫病即将清零

“院士级别的专家能三次来到玉树,亲自做手术,针对性帮助我们解决包虫病防控难题,董院士是第一人。”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索昂旺毛真诚地说。

董家鸿院士将青海与西藏是解决包虫病的重点突破的两座堡垒。他说,“这两个地区实现包虫病清零,全国包虫病清零基本上就成功了。而青海是最需要我的地方”。

董家鸿院士说,我本身很喜欢青海的藏族同胞,觉得他们有很纯净的心灵。跟他们在一起,说话时他们的眼睛都是透彻、清澈的,眼神中充满着对医疗资源的渴望的需求,我就想竭尽全力帮助他们摆脱病魔的侵扰。

多年义诊,走访青海调研,董家鸿发现,防治包虫病是一个系统工程,治病救人、做手术远远不够。清存量与防新增兼顾并行,才能真正有效防治。

从2016年开始,董家鸿院士带领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医疗团队就开始与青海大学、青海大学附属医院等单位对口合作,深入到玉树、果洛、海西等高海拔包虫病感染重灾区进行医疗帮扶。

2016年7月,“清华长庚国际肝胆云医院联盟”成立,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在内的26家省级医院加盟,为包虫病防治搭起线上云通道。

2019年8月20日,在中国医师协会的领导下,董家鸿院士发起了“2019-2030包虫病清灭计划”,牵头成立了包虫病清灭行动工作委员会。

玉树是青海省包虫病流行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全州平均患病率为3.74%,高出青海省平均患病率近6倍。2007年抽样调查显示,包虫病患病率高居全国第三。

包虫病已成为疫区群众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最主要原因之一。最难啃的骨头最易出成绩。经过多年防治努力,玉树包虫病人群患病率由2007年的3.74%下降至2019年的0.7%,包虫病高发势头得到有效遏制。此外,青海省的海西州、西宁市已实现包虫病“清零”。

自2016年开展包虫病防治攻坚行动以来,青海累计开展人群筛查超500万人次,基本实现流行区常住人口筛查全覆盖,确诊患者1.4万余例,免费药物治疗7900多人,为2800余例患者实施手术治疗。

董家鸿院士说,“目前,玉树州还剩100多名患者等待手术,预计今年年中需要手术的患者清零,完成清存量是有效防治包虫病的关键。”

长期防控,

国家包虫病防控的“智库”

“2020年有效遏制,2025年基本控制,2030年基本消除。”董家鸿院士将包虫病清灭行动的阶段目标更加清晰化。青海之外,西藏包虫病清零成为董家鸿院士的下一个目标。

防治包虫病,就要实现全域预防和治疗一体化;就要建立分级诊疗体系,要以包虫病患者为中心整合医疗资源,建立能覆盖全地区的层级化健康医疗体系;就要建立国家级包虫病防治研究中心……这些措施即是青海防治的经验,也将会是西藏防治工作的重点。

“我们关注的不仅是手术治疗,更关注这种地方病如何能科学精准防控。”为国家卫生部门建言献策,对各地防治包虫病进行科学规划,董家鸿院士发挥着“智库”作用。

2020年10月21日,在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师协会常务副会长董家鸿倡导下,同心·共铸中国心组委会启动了“消癥灭瘕行动”暨同心·共铸中国心包虫病防治爱心行动计划。该行动的重点内容就是在西藏和涉藏工作重点省以当地龙头医院为站点,设立手术中心,承担病人救治手术指导、科普宣传和临床带教等工作。

“同心·共铸中国心”组委会秘书长郑红兵介绍,2021年,我们将在包虫病高发地区开展在线科普知识和专业救治培训,成立同心基金,用于对因包虫病而产生的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家庭和个人进行救治和救助;在包虫病高发区域成立肝包虫病研究中心,开展诊治和预防研究工作。

“作为一名医生,最能够为国家社会民族做贡献之处,就在于解决重大、疑难的疾病问题上。”说到这句话时,董家鸿院士眼里有光。

猜你还想看: